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

 
 
 

日志

 
 
关于我

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出生江南,性情中人。1969年时年14周岁从军,服役华北共军主力38军。卸甲后在江苏文艺界供职,现居南京。

网易考拉推荐

马驰战友,叫我如何不想他  

2011-06-21 22:14:39|  分类: 青春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驰战友,叫我如何不想他 - 穆秭 -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摄于1978年冬。图左持超8毫米电影摄影机的是本文作者穆秭,图右持枪者为战友马驰。马驰战友为了表现他的精神风貌,在华北平原零下二十摄氏度的严寒中,戴着单军帽拍下这张装模作样的照片。候海林 摄影 


   人,有时会变得很怪异。一向不修边幅的我,开始喜欢照镜子了。我对着镜子上下照来上下照,一脸疑惑。我的变化真这么大?
  穆秭。就是我面对镜子里的那个人。很普通也很正常。这个很普通也很正常的人,本来波澜不惊的平静生活,却被一篇旧博《第一次听邓丽君的歌》里突然出现的一条跟帖搅得风生水起——
  
  “我是马驰。今天在网上偶然看到了你怀旧的博客,感慨良多,三十多年前的往事顿时一一涌上心头。老战友,你还好吗?照片上的那人真的就是你?听着那略显伤感的歌声,真的好想你!……”
  
  惟恐我不能及时看到这条跟帖,他又急急忙忙给我发来E-mail:
  
  “看到照片中那个正深沉地审视世界的胖乎乎的中年人,我怎么也无法与印象中那个风流倜傥的文学青年穆秭联系在一起。但读过你的文章后,我才肯定就是当年那个用吴侬软语说绕口令的南蛮小子……”
  
  人的记忆真是变幻莫测。可能还是昨天才见的面,在记忆里却好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相反,跟一个人在很久以前见过面,在记忆里却好像是昨天才见到似的。马驰!我的战友,我青春时代的好朋友!他的出现,使我瞬间像穿过时光隧道般回到三十多年前——
  三十多年前的马驰和我都才二十岁上下——比我们的孩子还年少呢,可已经是入伍多年的老兵了。那时我在野战114师政治部搞文艺创作,周围一群嘻哈打闹的文化兵;他在司令部军史编纂组撰写军史,身边几个不苟言笑老军人。我们分属两个大部门,虽然都做案头工作,可政治部创作组从事的是“革命的浪漫主义”,司令部军史组从事的是“革命的现实主义”,表现形式完全不同。
  同在机关招待所的食堂就餐的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们就餐的这一桌围着一群乌合之众,一日三餐牛皮烘烘;而在食堂另一端还有一桌正襟危坐的军人,从没听到也没见过他们在开饭时交头接耳——在那一桌严肃就餐的老军爷中间,规规矩矩坐着个身材瘦削的小战士,就像寺庙中一群老方丈中间夹着个小沙弥。
  小沙弥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眼睛虽大却总耷拉着眼皮,从不跟我们搭讪,也不与我们往来。显然,他受过预警,因为我们这些既能为部队争得荣誉又生活散漫的政治部的文艺兵,曾经被分管师部大院秩序的宫副师长恶批过是“裴多菲俱乐部”的人!他们军史组隶属司令部,军史组那几个老军爷不可能没有耳闻,对我们避之惟恐不及。
  一天晚上,我偶然路过军史组设在招待所里的办公室,看见小沙弥孤孤单单一个人坐在台灯下,捧着本经卷般的大厚书看得津津有味。军史组里的书籍资料可真多!桌子上橱子里甚至地板上堆放得到处都是,我喜出望外,不由自主闯了进去……
  从军史组出来的时候,兴高采烈的我,手里多了一本经卷般的大厚书《陆军第三十八军军史》,还从此多了个新交的朋友——马驰,就是那个外表老老实实的小沙弥。
  我们圈子里很快就多了这个老实的北京兵。马驰,刚从步兵第342团借调到师军史组帮助工作。军史组里那些从保密室找出来的尘封多年的军队回忆录、战史,给我们这些平时只能看到《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两报一刊的年轻一代,展开了多么恢弘壮丽的历史画卷啊!当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白天上班时马驰在军史组那些老军爷面前与我们形同路人,老实得像只小绵羊;可晚上老军爷们一回家,马驰转眼就成了头脱了缰的马驹,撂起蹄子欢势着呐。
  
  我与马驰的友谊,受益非浅。首先是他的谦虚好学,智力超群。
  1977年,政治部创作组写过对口词、快板书、幻灯解说词并且成绩不菲的穆秭,豪情满怀地宣布,要改写电影剧本了!
  我一声宣告群山和,和声把我来拥抱!无论身边那些狐朋狗友对我的豪情壮志是鼓励,还是敷衍,或者就是揶揄,至少,马驰是我创作电影剧本处女作的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忠实的听众。
  初生牛犊不畏虎,小学五年级文化程度的我,懂什么剧本创作的“启承转合”?懂什么人物、主题、结构三大要素?懂什么单一情节线或复调结构?可还是雄心勃勃地开始了电影剧本的创作。
  同样是小学五年级文化程度的马驰,给我鼓舞给我力量,他对我说:“穆秭,对口词你都能写,写电影剧本一定不在话下!”
  就为他这句话,我毫不犹豫到师服务社买来午餐肉、沙丁鱼等罐头,两人高高兴兴撮了一顿。
  剧本最初定名《演习前夜》,故事构思为苏修特务在中蒙边防线刺探我军军事演习情报,最后被一网打尽。征求马驰对片名的意见,他马上叫好:“太棒了!一看就有悬念。”
  真知音啊,那天服务社的销售记录中又少了几个罐头,我又请马驰撮了一顿。
  第二天,我不知怎地触发灵感,决定换个片名,何不就用咱们军前年在山西雁北军事演习时的代号“壁垒”作片名呢!告诉马驰,他一拍大腿:“绝了!穆秭,咱得庆贺庆贺!”
  还用说!我俩立刻为找到一个好片名愉快地干杯庆贺。我除了买来啤酒、罐头,还买了部队驻地河北定州的特产“狍子肉”(实际是野兔肉),两人吃得满嘴流油。
  片名有了,情景交融般地把构思落实到文字上。站在宿舍中央,我满怀激情地朗读着写完的序幕,屋子里坐着唯一的忠实听众马驰,他两手托腮,做出非常虔诚的样子聆听着我的大作,身子不时跟着我抑扬顿挫的南腔北调微微摇晃着——
  “……奔腾的马蹄……奔腾的马蹄……战机在蓝天呼啸划过,坦克在广阔无垠的大草原上隆隆开进,在雄浑的音乐声中,推出片名——”
  “《壁——垒》!”马驰非常准确地接了口,接着噼里啪啦鼓起掌来。
  有如此长劲的听众,谁能不自我陶醉!我激动得泪光闪闪,马驰大叫:“拿酒来!”我心甘情愿把所剩无几的当月津贴费全部掏出来,换回了一堆瓶瓶罐罐,和马驰两个人酒不醉人人自醉!
  记得有一天,师招待所食堂里刚买的香肠失踪了,尽管梁上君子是在前一天夜里先我们行动的师篮球队,可我们创作组仍遭到池鱼之殃,被师管理科长张大虾(本名张达夏)列为嫌疑,勒令不得再在招待所食堂就餐。咬牙切齿的我,立刻决定把剧本中的苏修潜伏特务的名字改成“张大虾”。不在张大虾驱逐之列的军史组马驰,差点没把欢庆锣鼓敲到我宿舍来。
  “哈哈,简直是绝妙透顶,好剧本哇好剧本!兄弟我一定要为你的聪明才智干杯!”马驰竭尽鼓吹之能事,几乎把轻飘飘的我吹捧得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简直成了我地地道道的“铁丝”。
  扬眉吐气的我开始掏腰包,这才发现,津贴费早就寅吃卯粮啦。正懊恼呢,马弛不紧不慢地提醒道:“有粮票也行啊。”“粮票?有,有!”我喜出望外地找出当月刚领的口粮——一叠全国粮票。转眼,马驰就用它们到营区外边的老百姓家换回了两只大烧鸡。
  以后的日子真是阳光灿烂,我剧本的每一个变化,都凝聚着马驰的赞美,而他的每一个赞美都是需要我付出代价的。世事多变化,电影剧本《壁垒》直到三十年以后也没能“在雄浑的音乐声中推出片名”。在此后的三十多年中,有个叫穆秭的中年人,时常语重心长地告诫他的朋友们,“马驰”无处不在,忽悠无处不在,但凡有人给你抬轿子,你可要注意捂紧钱袋子噢。
  马驰战友,叫我如何不想他!

点击接续:>>> 做过一件愧对老乡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351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