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

 
 
 

日志

 
 
关于我

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出生江南,性情中人。1969年时年14周岁从军,服役华北共军主力38军。卸甲后在江苏文艺界供职,现居南京。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是值得的——唐山大地震安葬遇难同胞亲历(之一)  

2011-07-28 23:04:13|  分类: 青春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是值得的——唐山大地震掩埋遇难同胞亲历(之一) - 穆秭 -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这是我的战友王文澜初进唐山摄下的镜头:唐山市中心的煤矿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部大楼已经夷为平地。只有盥洗室摇摇欲坠,管道无意中起到了支撑的作用。

人生是值得的——唐山大地震掩埋遇难同胞亲历(之一) - 穆秭 -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唐山稻地公路桥。 

人生是值得的——唐山大地震掩埋遇难同胞亲历(之一) - 穆秭 -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京山铁路蛇形弯曲。                 丰南的地裂。

 

  今天,是酷热的2011年7月28日。从那时到现在,整整35年了。
        35年来,我一直想念着那座城市。渴望着能够再回到那里,旧地重游。
        对所有经历过1976年那个动荡不安的夏天的人来说,唐山这座城市都会唤起一段心惊而又激动的记忆。20世纪最惨重的地震灾难曾降临在它的头上。新华社在播发它的灾情报道时,用了前所未有的“极其严重”的措辞。国家有关方面对这次地震的强度,曾公布了三个前后不一的数字:7.5级。7.8级。8.3级。这些数字无论怎样令人难以琢磨,这次地震使这座华北东部的重工业城市所遭到的损失,都是难以估量的——
          24.2万人遇难丧生。
          16.4万人重伤致残。
         城市的建筑物几乎荡然无存。
         当时北京军区政治委员秦基伟,在视察灾区现场后说:“这是1100颗两万吨级原子弹的破坏力!”
         时隔35年,而今当我重新提及这场灾难时,已经不是新闻了。据说,时间会治好一切创伤,肉体上的痛苦和心灵上的痛苦都会忘掉。对于唐山人民来说,在那场灾难中遇难的人们已经长眠在过去的历史中,幸存的人们继续在这块土地上劳作生息,创造财富。35年后这个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样地之一,除了当地政府刻意保留的几处遗址外,已很难再找到昔日震灾的痕迹了。新唐山因成功地解决了震后百万灾民的入住问题,并辅之以科学的城市管理,被载入联合国“为人类住区发展作出杰出贡献”城市的行列。
        但我所向往的,却仍然是35年前变成一片废墟的那座城市。不知为什么,那个实际上已不复存在的唐山城始终对我有着诱惑力。我想念它,只是一种内在的感情驱动着情思。对于我来说,那个地方仍然具有激动人心的力量。
        唐山大地震以后,各种自然灾害、人为灾害以及自然与人为相互诱导的灾害,继续不断光顾世界各地,每次都造成了人员财产的重大损失。在过去35年里,全球死于自然灾害的300多万人中,其单次伤亡人数和损失程度都远远不能与唐山大地震相比。
  
        这是1976年7月28日至30日,唐山大地震发生后的最初日子里。
        唐山已经整个儿被暴怒的地震掀翻了,城市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24.2万余名鲜活的生命消失了,几乎是一个中小城市的总人口数。
         24.2万余具死难者的遗体,按照饱和量装载计算,需要2.4万余辆军用解放牌大卡车才能运送完毕。
         24.2万具死难者的遗体,如果以最大密度安葬,需要近50平方公里的面积,那是相当于200多个足球场立方的巨大坟茔啊。
  这并非是耸人听闻的夸张。你见过20多万具遗体陈尸街头的情景吗?如果你见过,相信你在今后的生活中遇到任何意外灾难都会处之泰然。
   35年以后,当早已经有人为唐山大地震著书立说时,我仍为那些出自大手笔的鸿篇巨著未能详尽地写出唐山大地震中20多万遇难者的送别过程,以及在那个过程里的陌生人对陌生人的人情而感到遗憾。我总认为,不应当让那段历史与数十万亡灵一道消失在冥冥世界之中。
  历史上,没有任何一国政府,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曾经面临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
         24.2万余个生命遇难于同一时刻。
         24.2万余余名遇难者,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殡殓掩埋完毕。
         这是应当载人人类历史史册的最撼动人心的篇章!

一、二十多万具遗体密布街头

        当北京、沈阳两大军区、五个野战军军部以及各军、兵种的救灾部队十万火急开进唐山时,上至军长,下至士兵,恐怕没有一个人会有应付这种意外情况的精神准备:气味!
        在我的记忆中,这种气味是在7月29日一夜之间逐渐形成的。起先,空气中忽隐忽现飘荡着一丝丝咸咸的、腥腥的、类似臭鸭蛋的味道。随着气温升高,异味愈来愈浓,愈来愈刺鼻,也愈来愈使人难以忍耐。到后来骤然间变成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将整个唐山市紧紧扼制住了,几近窒息。
        唐山地震中遇难者的尸体,在持续高温的气候中开始腐烂!
        腐尸恶臭熏得人头昏胸闷,呛得人难以呼吸,刺得人双目流泪。
        不是一具尸体腐烂,不是两具尸体腐烂……而是20多万具尸体在同时腐烂!
         20多万具腐烂的尸体向空中排放出大量混合着氨、硫化氢、甲烷的含毒气体,使灾区的空气污染达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
  苍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成百倍、成千倍地繁殖,体大如蜂,在7月的骄阳下反射着绿森森的光芒……
  
        没有任何部队会有这样的先见之明。由于救灾命令是突然下达的,绝大部分部队——步兵、炮兵、装甲兵、工程兵……不仅没有携带任何重兵器,甚至连轻武器的携带数量也减少到最低限度,就紧急奔赴灾区,根本没有考虑到配备消毒口罩、防毒面具等防护用品。
        等到北京军区抗震救灾指挥部的指挥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迅速向中央,向军委,向卫生部,向各省市自治区报告时,救灾部队已经在同这股突如其来的无形的巨大力量拼搏了。
        突击掩埋地震遇难同胞的遗体,成为救灾部队在抢救地震幸存者同时的最主要的任务。每一个指战员都知道,在恶臭气味这股势力强大的无形力量后边,还紧跟着更加凶恶的敌人——瘟疫。瘟疫一旦发生蔓延,人类所付出的代价将不只是八级地震本身造成的结果。
  在上级从外地紧急调拨的防护器材还没有运送到灾区时,我所在的救灾部队为了保障在第一线挖掘尸体的官兵的健康,经当地政府批准,决定派出连队在灾区被震塌的医药用品仓库、百货公司、医院药房搜寻有无口罩。可是,口罩是冬令商品,时值盛夏,各商店、仓库在震前很少库存。最后,终于在一个药品仓库找到了大量的战备绷带。于是,战士们把这些战备绷带胡乱在脸上缠绕几圈,捂住口腔、鼻腔,权且代替口罩使用。
        当时,在市区的废墟上,到处可见这样肩扛手抬遇难者遗体的战士,满脸缠着绷带,微风袭来,白色绷带随风飘扬,一个个如同披麻戴孝……
 
  我在强烈地震发生的当天,曾作为抗震救灾主力野战军38军的一员奔赴灾区。由于始终在一线各部队进行宣传采访工作,直接体验到腐尸恶臭带来的强烈侵害。
  我曾经试图用两条折叠的手帕来抵挡那种使人倒肚翻肠般的气味。但是那种气味无孔不入,两条手帕起不到丝毫过滤作用。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向师医院一个熟悉的女军医要了一点花露水喷洒在手帕上,满心指望能够中和空气中的恶臭,谁知竟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花露水浓烈的香味和空气中刺鼻的恶臭混合成一种令人愈发不能忍受的怪味,使我受尽了折磨。当天晚上,我的喉咙就哑了。至今,我对那种绿颜色的花露水的味道仍然过敏,闻到它就如同晕车的人闻到汽油味一样难受。不久,各种防毒口罩、面具大量运进灾区,可是即使戴上装有活性碳的防毒口罩,尸体散发的恶臭味道仍然难以消除。
  从废墟里扒出的尸体,包殓好,集中摆放到街道边,装车运往郊外掩埋。各部队除留少量生活保障车外,绝大部分用来装运尸体。成千上万具尸体密密匝匝横列在街道两旁,一眼望不到尽头。
  通往郊外的公路上,满载尸体的汽车一辆接一辆穿梭不息。那样多的死人,已经无法使任何一个在现场的活人去顾及他生前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少年,是领导还是平民,是英雄还是罪犯了……

点击接续:人生是值得的——唐山大地震安葬遇难同胞亲历(之二)

  评论这张
 
阅读(402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