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

 
 
 

日志

 
 
关于我

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出生江南,性情中人。1969年时年14周岁从军,服役华北共军主力38军。卸甲后在江苏文艺界供职,现居南京。

网易考拉推荐

看强国博客里的怜香惜玉(上)  

2012-03-08 23:36:00|  分类: 人在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我签完付印单,刚刚把手边的工作了结回到家。今天是三八妇女节,首先祝贺网易的女战友们节日愉快!谢谢网络,让我认识了许多从未谋面的友军女战友,青蛇、花蛇,军中小丫,203师军中玫瑰、洁儿、玉儿、海空、闲人、忙人、老山兰……
  我是外来客,去年才从人民网强国博客搬到网易博客。细心的网友可能会发现,拙博中有一些跟帖的博友名字很陌生,其实,那些博友有许多是强国博客的。有的跟帖是他们追踪而来,有的跟帖则是我作为纪念转发过来。我很珍视博友们这些弥足珍贵的留言。
  回想最早涉足博客时的往事,常常会偷着乐。被战友忽悠着在强国博客开了个博,却摸不着北,孤苦伶仃,可谓门前冷落车马稀。不过倒可以优哉游哉作壁上观。那年新年,强国博客开展“我所认识的博友”征文,我利用假期,随手将在强国博客的所见所闻涂了篇调侃式的博文《看强国博客里的怜香惜玉》。谁知这篇拙文竟成了我的成名作!呼啦啦引得博友纷至沓来,从此想寂寞都不行。人民网将之置于首页,强国博客将我列入“情感写手”,还把我的拙博评为年度“50强”,推举我为“十大魅力男博”候选人……令我等老汉哭笑不得。
  天下相亲与相爱,动身千里外,心自成一脉。强国博客由于网络系统不完善,我踌躇许久才决定挪窝,本文中所有被点名或没有写到的博友,我想念你们!在网易,有幸又认识了许多新博友。今天是女士的节日,我特地将这篇当年写的拙文翻找出来,贴在这里,温故知新。并以此祝愿故友新朋们快乐每一天!

                                                                                                                 ——题 记


  新年的三天假期,今天晚上终于有了点空,回村拾掇。新年前,因为工作任务压身,强博的菜园子有一阵子没打理了,看到许多博友留给我的新年祝贺,感动良久。
  正想着在新年伊始,回眸走过的强博历程,哪怕是从某个角度与博友们叨叨感受也好呀,从外面不知道哪个窗户里,飘出了一部老电视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的主题歌声。那耳熟能详的旋律一下子就打动了我——
  
    接受我的关怀,
    期待你的笑容,
    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
    走进我的视野 ,
    从此不再陌生,
    人类的面孔就是爱的表情……
    
  这歌曲是那么贴切地抒发出我在强国博客的所思所感。诚然,博客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在这个世界里表现出的惺惺相惜,却令我回味无穷。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感觉到这种氛围在强国博客里蔚成风气。强国博客颇有生产队打谷场的风景,一到吃饭时间,全村男女老少都会兴致勃勃地每人端着个大饭钵,蹲在一起说短道长。这是一个大家族,大家畅所欲言,好像没有什么事不可以公开的,也好像没有什么人不可以参与意见的。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那些叽叽喳喳的女社员,她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倒不尽的心事,也总会惹得一批走火入魔的男社员休戚与共,跟着哼哼。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村里多少女人?多少戏!
  
  强博的女人好风景。
  村里有个姑娘叫阿芳,长得美丽又漂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长又长……只是此阿芳非李清波唱的那个三十年前现在已成老太婆的村姑小芳,而是强国博客里的魅力女博阿芳,一副美丽的大眼镜,辫子不太长。这个阿芳不知哪儿来的这么多人缘,有一天,她也就是那么随随便便嘀咕了一句:“生为女人,我就是想哭就哭。”哪知道,她还没怎么哭呢,一片呵护已经压过来了。
  有博友急了:“你这一哭,把博友们要心疼坏了呀!”
  枇杷温柔地劝慰说:“男人哭都不是罪,何况是女人呢,呵呵,想哭就哭吧,没什么大不了,哭可有好多益处哦。”听听,多感动人!
  海笛语气里透着老大哥般的关爱:“有时候哭出来比哭不出来好些,千万别伤了自己。”
  梁木桐也安慰道:“女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错。”
  心飞若柳却连声赞叹:“真性情,真女人,想流就流,何必要压抑自己!”
  有的安慰就让人找不到北了,野渡孤舟竟有这样的谬论:“为什么女人更长寿,因为想哭就哭!”
  于天命的观点则更加可圈可点:“根据我的经验,易泪女子多良善,性情坦直少曲弯。纯洁多感。小阿芳果然如是!此哭,难道不是为人间增添着一种难得之美吗?”……
  这些戏文,决非穆秭虚构,全都有案可考。
  
  还是这个阿芳,事忒多。有一天村里的大嗓门丑奴儿用个电动小喇叭挨家挨户报急,说阿芳要住医院了,很严重。大家慌慌张张一起涌到阿芳家探望,只见她家门口果然贴上了“暂时告别各位博友”的布告,原来阿芳因为车祸腿部曾经做过外科手术,这次是腿伤痊愈以后取出固定钢板。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手术,可强国博客里却顿时气氛肃杀,留言安慰一片生离死别的感觉。
  有博友甚至这样留言:“小阿芳坚强些,大家会为你祝福的。手术或害怕的时候想想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要不学学刘胡兰、江姐、张志新……”
  宏志倒是有点大将风度,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医生说的也没个准,2001年我被医生处了死刑,晚期的呢。结果是中度脂肪肝,非说是肝癌,吓死我了。一个腿,没事,会好起来的。”
  强国博友就像当年苏区老乡挥泪十送红军那样送别阿芳,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树树(里格) 梧桐叶呀……
  可是,十送红军刚刚才悲情“一送”,树树(里格)梧桐叶还没落完呢,红军女战士阿芳又嘻皮笑脸地回来了,没事人似地告诉大家:“谢谢大家, 我又回来了,也许我的胆量‘感动’了上帝,他居然让我延期手术。再次感谢大家的祝福!愿你们好人一生平安! ”
  大家面面相觑,十送红军只好不唱了,又立刻改敲欢迎锣鼓。
  
  强博的女人好伤感。
  其实强博的这种关爱何止对阿芳一人?穆秭已记不清有多少了。有一天,强博女教师秦茂梅有气无力地呻吟道:“可怜的梅子病了。”立刻惊动了强国博客的男女老少。
  知青大哥心急如焚地送来十六字问候:“精心治疗,静心养病,安心休息,早日康复!”
  红岸关怀备至地留言:“问候,暂时不要写了,来日方长;希望精心治疗,静心养病,安心休息。”
  “早就跟你说过,多注意休息,你就是不听,这不,病了吧,下次一定要听话,祝早日康复!”说这话的没留姓名,可那亲切的口吻谁听了不动容?
  更多的博友则在精神上为秦老师擂鼓助威。怀宁梧桐显然与梅子还相互不熟悉,他跟着大家去看望梅子,小心翼翼地留言道:“尽管您友情链上没有怀宁梧桐,但仍然诚祝您早日康复……”
  在强博中,不乏月亮生落要伤感、花谢花开要发愁,乌鸦迎头叫一声,都认为不吉利的博友。秦老师属不属于此列,我不敢肯定,但她至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天气晴朗,她一脸乌云;天终于下雨了,她更加惆怅。奇怪的是秦老师在强博决不孤独,她的身边永远都有随声附和的唱诗班。
  十月里秋雨蒙蒙,秦老师又难过了,一篇心境之作《雨丝飘飘》天昏地暗:“风把我抛入深深的海洋。好咸好涩,一波又一浪,汹涌的灌进我的口鼻,我想喊,拼命的呼喊,可是,那熟悉的名字飘离得好遥远。/ 唯有长长的雨丝向我伸长双手……”
  人家正在那里感冒呢,晓旭已经开始打嚏喷了,且看跟帖:“‘一丝一缕浸透,从肌肤的每个细胞,每条血脉都灌满了秋雨的灰凉。’和你一样,感受着秋雨的丝丝凉意!”
  心飞若柳的感叹里充满了惺惺相惜:“好美好凄然的雨,我惨然的心境!”
  少发的唱和中则有了更多抒情的含义:“夏季的干旱遇到现在多好!有一个雨巷……”
  “你的文章总是那么诗情画意的美。”只听得林贵春啧啧赞叹。
  “不对吧,难道只有长长的雨丝才会向您伸手吗?”红叶情深虽然说得轻巧,但怎么总听出有点弦外之音?
  
  心雨,总是说不尽也表不完。
  强博女孩雪儿飘飘曾经有过这样伤感的诗:“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 一朵雨做的云 /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那儿去……”
  雪儿是个身患重病的强博女孩,她总是不动声色很阳光地出现在大家面前,问候这个,关心那个。可爱的雪儿真情地向我表达过,她一直想叫我一声“穆秭叔叔”,说她对我的亲切感源于她自己也是一个在军营长大的女儿,她的父亲也像我一样曾经当过军人,温暖我心。及至博友里非在强博里著文披露了她的情况,大家才知道,她才是最值得大家爱护的人。大家把关爱献给她,毫无异议地评选她为“强国博客魅力女博”。
  海笛充满深情地对里非说:“我没有女儿,那天看到她一篇写父亲的文章,我流泪了,犹如她就是我的孩子。这么多的人关心她,我为她高兴,谢谢你的文字,让我感到温馨。”
  而雪儿,却告诉大家,是强国博客里一个忠于自己理想信念的老人李盘铭先生(铭铭)的一首诗《琴弦为谁喑哑》,给了她莫大的人生启发。那首诗的诞生有着一个感人的故事。铭铭先生得知一位网友身患疾病,情绪低沉消极,对人生失去热情甚至信心时,为了鼓励朋友不要放弃,要坚强地面对现实,鼓起勇气战胜病,勇敢地生活下去,用他热情真诚写了这首诗,去帮助关心朋友,让她度过坎坷的历程——
  “芳芳儿走了吗?/ 是到很远的地方?…… / 桂园桂林无桂香 / 琴弦为何喑哑……/老树无语话怆凉……”
  
  此时,铭铭老人为雪儿弹拨的六弦琴还在喑哑,彼刻,清清红尘一曲悲歌又从深宫隐隐传来。
  解放这么多年了,我的这位可怜的卖花姑娘妹子清清红尘啊,却似乎依然生活在无边的苦海中。她一曲《是否》犹如绝唱,引强博多少英雄竞折腰!
  “是否所有的眺望都会锈蚀,山路跌落生生断肠;是否所有的背影都会憔悴,孤帆天涯步步神伤……”
  心若飞柳最先感动,含泪应和道:“是否这长夜漫漫不见旦,只留下心思空远梦魂断?是否这瑶琴初弹声声谙,只有哪千思万挂泪留的脸?红尘,读了,太多的感怨只因太多的思念,有了一份真情,就会有一份忧怨。心好痛,有才的你,应该是天高云淡,志气高远,为何要这样心碎肠断?”
  意犹未尽,一分钟以后,又深情地补了一句:“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人生其实好多无奈,直送两个字吧:珍重!”
  意犹未尽,24小时以后,心若飞柳又深情地补了一句:“红尘,言为心声,再一次读,又多一次感动,从你的文字中我好像读懂了你。想说什么,却无法说什么,只有那深深的苦痛压迫着我,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有一份收获,会有太多的磨难!挺过去,一切都会好的!我祝福着,虽然这祝福苍白。但我的心真的希望你幸福!”
  心飞若柳还是有点意犹未尽,48小时以后,人在旅途的他又发出问候:“红尘,这几天忙些什么?是身体不舒服吗?好久不见,真的希望你好好的,多写出更好的文章。我在远方祝福着你!”
  72小时以后,惴惴不安的心飞若柳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祥预感,又重读了一遍《是否》。他越想越不放心,又给清清红尘送去第五次问候:“再读了一次,心痛的感觉依然有。为什么总会有那么多的惆怅聚在心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无奈总在身周?可叹息过了,日子依然得这样过,拯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唉,就这么一段《是否》,清清红尘生生断肠,心飞若柳步步神伤!
  
                                                  点击接续:看强国博客里的怜香惜玉(下)

  评论这张
 
阅读(285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