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煨一罐心灵鸡汤与谁品尝

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

 
 
 

日志

 
 
关于我

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出生江南,性情中人。1969年时年14周岁从军,服役华北共军主力38军。卸甲后在江苏文艺界供职,现居南京。

网易考拉推荐

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  

2013-06-22 12:11:23|  分类: 人在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生活中让人温馨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昨天午夜,忙碌了一天倚在床上读报。南京的《金陵晚报》上刊登的一篇社会花边新闻,让我读后很开心——
  
  “鸟儿在电表箱里搭窝了,还有了自己的宝宝呢!”
  近日,南京市民李师傅在鼓楼区煤炭港自家的电表箱抄度数,无意中发现了有趣的情景:这个铁制电表箱居然搭建有鸟窝,并且已经孵化出了一窝可爱的雏鸟。
  李师傅介绍说,这个电表箱安放在墙体上,距地面有1.5米的距离。箱体里面安置有一只电表,鸟窝就筑在下边的空位上。
  “小鸟真的很会利用现有的东西,比如说这个电表箱吧,外面有个孔,小鸟就用来当家门了。”李师傅说,电表箱体中间有个拳头大小的方孔,而现在小鸟就从这个孔进出自己的小家。往电表箱里望去,可以看到3只可爱的雏鸟在里面叫嚷,仿佛在等候着它们的爸妈回来,等爸妈回来之后,自然少不了好吃的东西。
  李师傅称,为了照顾这些小鸟,他和邻居们时常在电表箱下的地上洒些小米,给小鸟们加餐。“我们还告诉孩子们,不要打搅这些小鸟,让它们好好生活,快乐长大。”李师傅说。
  
  该报记者闻讯,遂以《小鸟在电表箱搭窝——居民们很高兴有这样的邻居》为题,将这则新闻见诸报端,还在文后特别提示:请这则新闻的报料人到报社领取奖金30元。
        昨天,国际国内发生的新闻时事太多太多。美国已经正式起诉斯诺登。未来25年俄方将向中方出口2700亿美元原油。两院院士张光斗病逝。中国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赵红霞称与雷政富是有性关系的亲密朋友。江西抚州烟花厂遭雷击爆炸。发改委上调油价…… 但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只是久久留贮着这则新闻,留贮着筑巢在电表箱里的那些鸟儿的身影。
  无独有偶,鸟儿早已经是我家的常客。
  前年春天,每天早上打开阳台的窗户,总有一对白头翁轮番落在我家晒衣竿上,叽叽喳喳冲着我们夫妻高声欢叫,仿佛是我们久别的客人。我们以为它们是来讨吃的,于是把大米碾碎,连同饮用水放在一个托盘里,小心翼翼放在阳台的窗隔上。它们似乎并不怎么饿,偶尔象征性地来啄两口,更多的时候落在我们眼前不远的地方欢叫不停。
        有时候发现它们嘴里还叼着昆虫、草籽,仿佛向我们显摆它们的劳动成果。
        我们真是太喜欢这对不请自来的小客人了。哪一天早上要是看不到它们,会一直守望在窗口,直到它们欢叫着从天而降。
  我在阳台的窗台上种植了很多牵牛花,每到春夏之交藤牵蔓绕喇叭花朵朵煞是好看。及至有一天,我在房间里冲着室外调试一款新照相机的镜头,才冷不丁发现镜头里一只雌白头翁钻进了阳台窗台顶端的牵牛花丛里了。它钻到那里面干什么呢?我好奇地走到近前仰头一看。这一看嘴巴半天就没合拢!
  啊呀,我家阳台窗户顶端的牵牛花遮掩下,竟然藏着一个白头翁的鸟巢,四只雏鸟正张着嘴巴等它们的娘喂食呢!
  我们夫妻真是又惊又喜。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对白头翁居然能够悄悄在我们眼皮底下的咫尺之遥筑巢产卵孵雏,而一点没惊动我们。它们的四只小家伙居然也很乖巧平时一点声响也没有。而我们每天早上开窗,这对小夫妻许是防止我们发现什么端倪,有意在我们面前高声欢叫以转移我们注意力。真是好玩死了!
  此后,唯恐惊动了它们一家人。我们不敢在阳台晾衣裳了,放置在阳台上的洗衣机也不使用了,阳台上的电灯更是不再打开,说话走路都小心翼翼,活像电视剧《赵氏孤儿案》里生活在屠岸贾家的程婴夫妇。
  那天风和日丽,我眼睁睁地看着那对白头翁带着它们的四个羽翼已丰的儿女从巢中一跃而下……
  现在,我还时常可以在窗台上俯瞰到楼下树梢间不时欢快地掠过的一对对白头翁,不知道它们是不是那些出生在我家的孩子们。
  而今,每天清晨还有许多禾雀——俗称麻雀落在我家阳台上,那里有我们给它们留的碎米和饮用水,我们还为它们种植了小菜秧。今天早上,一只麻雀歪着脑袋从窗台外向里面张望,因为它听见我手机的彩铃——鸟儿的鸣叫,它觉得好奇,一心想进来看看,是哪个伙伴躲在这户人家跟它捉迷藏。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
  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看着这些如今自由飞翔在共和国万里云天的鸟儿,不知怎么的,我的耳边会飘来这首歌。不禁想起一段虽然我没有经历但却与我相生相伴的历史,顿生感触。
  1955年,当我从母亲的怀中呱呱坠地时,是我的生之始,也是22亿只鸟儿的死之至。那一年,麻雀被列为我国的“四害”之一。大限突至,满门抄斩,但它们却浑浑噩噩,毫无知觉。当时中国有多少只麻雀呢?它们和居住人口的比例是3.18:1。当时中国人口大约是7亿,如此计算,中国应该最少有22亿只麻雀。
  在此后的五年日月里,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共和国土地上,7亿人民展开了对22亿只麻雀的一场汪洋战争。行动是十分迅速的。1956年春节过罢,不少中小学生被学校告知,开学报名时,除了寒假作业之外,还要向校方交纳麻雀腿、老鼠尾巴和蛆蛹。
  那时候的麻雀也傻,一入夜,手电筒一捏,昏黄的光柱里,那些歇在树枝上、屋檐下的麻雀们只睁眼睛,不动身子。人们抓麻雀,就像在鸡窝收鸡蛋一样。捏过来一只,剪子咔嚓一响,一双腿就下来了。那时候的校长办公室里,一开学就放几个大筐,一个筐装麻雀腿,一个筐装老鼠尾巴,还有一个筐装蛆蛹。那时候的老鼠要比麻雀聪明一百倍,用手电筒根本抓不住它,因此也就很难剪下它的尾巴。于是,农村集市上就有了一项新的业务:用麻雀腿换老鼠尾巴。通常是十几双麻雀腿才换一只老鼠尾巴。
  1958年4月13日,陕西省西安市曾组织过70万人的“疲劳捕雀战”大军,由上午10时至下午4时,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歼灭战。上午10时整战斗正式开始,霎时全市各个角落、大街小巷、墙头院落、旷野树梢都金鼓齐鸣,喊声震天,一群群的麻雀,被锣鼓声、爆竹声和摇旗呐喊声惊得东窜西逃,走投无路,没有一刻喘息机会。10时20分,雁塔区首传捷报。接着,战果不断扩大,从开始的几只麻雀,到战斗结束时达28800多只。
        就在西安市出动70万人向麻雀讨命的时候,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两次共停产5天,灭的雀、砸的雀蛋合起来,接近100万了。如此多的麻雀尸体用汽车去拉运,也要满满地装上十几车。在延安,有个74岁的老太太,竟用麦草把自己盖起来,睡在麦场上,专扣那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各种鸟儿们,一星期也捉住了132只,成了地区的逮鸟先进人物。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老太太那手中的132只猎物,并非尽是麻雀。其中有两只雨燕,还有7只叫不上名字的漂亮鸟儿。当时天上有多少有翅膀会飞的生灵,全都成了麻雀的陪斩。
  50多年前的共和国,犹如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今天,当报端上一则新闻《小鸟在电表箱搭窝——居民们很高兴有这样的邻居》被人传颂时,有关那个时代的许多往事,恍如隔世。
  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

(本文中的部分引文摘自本人的读报笔记,原文无出处,特向原作者致歉)

  评论这张
 
阅读(228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